订12期《英才》
8折优惠价为192元
订阅热线:
010-65545299


会员登陆
设为主页|英才新媒体|官方微博
首页 -> 影响力 -> 正文
中国电建新能源投资转向
文|本刊记者 谢泽锋 发布日期:2017-11-16 本文已被浏览616次

  从能源建设能力切入新能源板块,中国水电建设集团新能源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中国电建旗下新能源公司)受益良多。

  背靠中国电建集团“懂水熟电、善规划设计、长施工建造、能投资运营”的独特优势,新能源公司发展迅速。

  数据显示,2016年公司完成发电量20.47亿度,创公司成立以来历史新高。装机总规模达到136万千瓦,资产总额达到127亿元。

  今年上半年,新能源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28亿元,同比增长22.56%;利润同比增长3.01%。

  然而形势不容乐观,中国经济增长放缓,部分地区用电消费增长远慢于装机速度,特别是西部地区弃风、弃光限电等问题频现,都对新能源企业造成不小的挑战。

  在接受《英才》记者专访时,中国电建新能源公司总经理吴洵也对这一现象表示了担忧,他坦言“弃风弃光”对公司业绩造成较大压力,但新能源公司已经开始调整布局。

  

  双500战略

  力争到2020年实现投产和在建总装机500万千瓦(5GW),实现资产总额500亿元,努力把新能源公司建设成具有可持续成长性的集团清洁能源领军企业。

  按照这一战略要求,新能源公司正稳步推进。但是基于去年底130万千瓦的装机规模以及127亿的资产总额来看,“压力非常大。”接受采访时,吴洵坦言。

  “去年底投运的是130万千瓦,在建的大概还有五六十万千瓦,投运和在建共计200万千瓦。”尽管压力非常大,但吴洵认为,“每年只要能新增加80万千瓦左右,我们就有可能在3-4年达到500万千瓦。”

  “几乎所有的新能源公司都受到北方尤其西北地区的严重拖累。”吴洵告诉《英才》记者,“去年西北地区的限电给我们造成的损失达到了4—5个亿。影响相当大,在一定程度上延缓了我们实施500万千瓦的战略。如果没有北方地区限电,我们现在的规模应该能达到250万-300万千瓦。”

  资料显示,新能源公司2017年在建项目共有7个,装机容量354.5MW。

  

  优化布局

  新能源产业涌入了大量资本和实业企业,导致部分地区出现供给大于需求的窘境。

  数据显示,2013年以来,我国弃风率从10.7%上升到2016年的17%左右,2016年全国弃风量达到497亿千瓦。弃风较为严重的地区主要集中在西北、华北和东北。

  相比弃风问题,虽然弃光总量较小,但占比较高。2016年,我国西北五省区全年光伏发电平均利用小时数1151小时,弃光电量70.42亿千瓦时,弃光率19.81%;新疆、甘肃光伏发电运行较为困难,弃光率为32.23%和30.45%。

  鉴于上述情况,新能源公司提出“三个调整”,优化业务布局。

  第一个调整是向南方地区和经济发达区调整布局。“风电产业从传统的陕北等北方地区调整到东部沿海以及中南部地区。江苏、山东、浙江、湖南、广东、广西、江西等省份,以山地分布式的风电为主。”经过调整,目前新能源公司在建的项目中,山地分布式风电项目占比将近一半。

  第二个调整是从陆地到海上。中国电建首个海上风电项目——江苏如东海上风电场,自2014年5月就已经开始并网发电。值得一提的是,这个风电场的投资者为新能源公司,设计方为中南院,施工方为水电十三局,从设计到投资再到施工,全部由中国电建独立完成,体现了中国电建的产业链一体化优势。

  去年底,天津南港90MW海上风电项目正式开工,是渤海湾天津海岸线上第一个近海风电项目,也是中国电建集团第二个海上风电项目。“目前在江苏、福建一些海上风电的工作也在积极推进。”吴洵说道。

  第三个调整,从集中式能源转向分布式能源。尤其是在京津冀和华东地区,未来布局要以分布式的太阳能光伏电站为主。“未来我们要做到50万千瓦左右,今年的投产大概15万-20万千瓦。”在吴洵看来,分布式能源代表着新能源的未来,德国等欧洲国家目前的分布式能源在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例非常高,“发达国家在能源结构的未来,在一定程度上提示了中国未来能源的发展之路。”

  吴洵认为,分布式能源的利润回报比大型光伏电站至少高出5个点。但其也面临着产权、管理以及体制风险,这对长期和企业客户打交道的国企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因此,相对独立的校园能源网成为新能源公司发展分布式能源的试验田。去年7月,教育部启动能效领跑者示范计划,其中河海大学将作为重要的示范基地。新能源公司正与河海大学协商,用互联网的方式搭建一套智慧能源系统,提升能源使用效率。

  

  不接受资本收益率低于10%

  2017年中国电建新能源的业绩目标是,实现发电24亿度、营业收入12亿元。其中净利润目标与2016年实际完成情况差距甚大,但吴洵认为这也是比较符合当前情况的考虑。“光伏电站的回报率一直在走下坡路,光伏电站的回报率,建得越早回报率相对高。光伏电站的回报率受到限电的影响,地区非常不平衡。”吴洵表示,鉴于这种情况,公司已经不把大型光伏电站作为今后3-5年的主要发展方向。

  对于既有的电站资产,新能源公司基本属于长期持有。相比于电力建设占用巨大的资产量,新能源投资更像一头稳定的现金奶牛。但目前来看,投资回报率在逐渐下滑,“我们争取资本金回报能够达到10%-20%,这是最理想的状态,资本金收益率低于10%我们一般也不接受。”吴洵对《英才》记者说道。

  依靠电建集团,新能源公司也得到了资本市场的大力支持。

  今年4月,中国电建(601669.SH)定增募资不超过120亿元,其中1.7亿元用于投资天津南港海上风电场一期工程项目。

  7月11日,新能源公司8亿元中期票据注册获得通过。此次发行中期票据,募集的资金将用于新能源项目投资、补充流动资金,为公司实现“十三五”发展战略提供了资金保证。

  与此同时,中国电建新能源公司也积极参与集团国际化战略,公司目前还是中国电建海外投资公司的股东之一。在中国电建推进“一带一路”战略的一盘大棋中,新能源公司更像是局中布子。

  “集团海外拿到的新能源项目都是我们在做技术支持,埃及、约旦、巴基斯坦、蒙古等这些国家,只要有新能源项目,我们参与所有的技术支持、解决方案、运维。”吴洵表示。

一键分享:                    加入收藏夹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全文检索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英才》杂志联系。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使用条件 | 隐私声明 英才杂志 版权所有2008-2013 京ICP备120052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5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