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12期《英才》
8折优惠价为192元
订阅热线:
010-65545299


会员登陆
设为主页|英才新媒体|官方微博
首页 -> 专栏 -> 正文
网贷平台 下一个春天在哪里?
文|文晖 发布日期:2017-11-16 本文已被浏览934次

  从“野蛮生长”到“冷酷寒冬”,只需要365天。

  如果说政策的突然收紧,让网贷平台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惩罚,那么网贷平台的种种“咎由自取”才是最终葬送“美好时代”的罪魁祸首。

  从2016年8月24日,银监会等四部门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起,到近日的多项政策文件的密集出台,网贷平台一夜间少了很多喧嚣,多了几许冷静。

  

  从狂热到低谷

  2016年8月24日多部委联合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至今已一年,网络借贷整治方案、备案管理、资金存管和信息披露等相关政策不断落地,密集出台的监管政策可谓成效显著。

  这期间,除了校园贷、现金贷等高风险业务受到严厉整治,很多网贷平台面临接受整改还是转型的选择,此间也有不少网贷平台主动退出,更不乏跑路者。

  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统计,一年以来,有882家平台退出网贷行业。

  其中,“恶性退出”的问题平台225家,贷款余额超过千万元的有47家,超过亿元的平台有13家,良性退出的停业和转型平台657家,退出平台累计贷款余额达63.7亿元。

  所谓贷款余额,又称待还本金、待偿金额等,通俗地说,指截至当前,P2P平台已经放出去,没有还款的钱。

  贷款余额是衡量平台经营规模、安全程度的重要指标。

  贷款余额高,说明平台的借贷规模大,同时,相应的流动性风险可能也高,一旦无法如期收回借款,平台对投资人的兑付压力增大,就可能崩盘。

  地域分布上看,广东、北京、上海、浙江和山东五个地区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556家,占比达到了63.04%。其中,山东省近一年退出平台数量已经出现了较为明显的下降,已经不足百家,截至2017年7月底,山东省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百家,仅为88家。

  另一方面,内蒙古、黑龙江、宁夏、甘肃、海南、吉林、新疆等11个地区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均不足10家,主要因为这些地区P2P网贷平台数量较少的缘故。

  据不完全统计,在过去一年间,涉及网贷行业的监管政策,包括全国性监管政策和地方性监管政策出台近60个,一系列政策让各个平台加速整改、合规,这当中自然也有不少平台“主动“选择退出。

  业务领域方面,网贷平台也品味到了“冲动的惩罚”。

  9月6日,教育部财务司副司长赵建军在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根据规范“校园贷”管理文件,任何网络贷款机构都不允许向在校大学生发放贷款。为了满足学生金融消费的需要,鼓励正规的商业银行开办针对大学生的小额信用贷款。

  同时,市场上期待的“寡头“也并未形成,原先分散在大大小小网贷平台上的资金虽然有向网贷头部平台聚集的趋势,但网贷头部平台产品有限,并不能满足巨量资金的投资需求。

  

  高压指向资金存管

  合规,成了网贷平台的关键词。

  2017年8月24日,为了促使网贷行业依法监管和规范经营,银监会发布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信息披露指引》。

  去年8月24日发布的《暂行办法》,意味着网贷行业正式告别“无监管”期。《暂行办法》划定多条红线,从限额、禁止担保或承诺保本保息到禁止平台自融等多个方面,要求平台合规健康发展,并给予一年的缓冲期。

  一年后,监管发力不止。

  目前,监管部门出台和形成了网贷行业“1+3”制度框架体系,即2016年8月24日银监会等部门正式发布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银监会会同相关部门分别于2016年底和2017年初发布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备案登记管理指引》《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以及《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信息披露指引》。

  与此同时,9月5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向会员单位下发关于《互联网金融个体网络借贷资金存管系统规范》征求意见稿、《互联网金融个体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规范》征求意见稿。

  一系列文件的出台针对的就是网贷平台一直以来的痼疾:资金存管标准不一致、规范不统一,联合存管、部分存管、伪存管等形式并行。

  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8月24日,已有广东华兴银行、江西银行、徽商银行和浙商银行等49家银行布局P2P网贷平台资金直接存管业务,共有705家正常运营平台宣布与银行签订直接存管协议,约占同期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总数量的33.73%,其中有450家正常运营平台与银行完成直接存管系统对接并上线,占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总数量的21.53%。

  镇痛看来是不可避免的。

  

  窘境依旧

  网贷行业在国内其实不是新鲜事物,可以说在过去的十多年来的发展中,网贷平台沐浴过春光,享受过灿烂,经历过丰收,但其中很多只是“看起来很美”。

  追求更高的投资收益、更低的融资成本、更便捷的投融资渠道,让投资人、借款人两端都从中受益,本是网贷本意,然而“一味贪欢”,铤而走险,最终让投资者如惊弓之鸟。

  更何况,网贷平台上推出的理财产品,通常冠以高收益率,但名目繁多的网贷投资费用,却容易被投资者忽视,比如充值费、提现费、管理费、债权转让费、提前赎回费等。因此,网贷产品实际年化收益率未必等于标注的预期年化收益率。

  不仅如此,一些网贷平台的产品,到期后难以及时兑付,逾期率很高,潜在风险不可忽视。即使近期政策频出,但依旧难阻网贷平台的问题连连。

  截至8月2日,中国互金协会登记披露服务平台上接入的62家网贷平台,有37家宣称逾期率为零,占比达60%,似乎这些平台没有风险或者风险极低,但由于网贷行业逾期率指标并无行业统一标准,因此这些数据无异于各平台的自说自话。

  合规风暴过后,网贷平台的下一个春天究竟在哪里?

一键分享:                    加入收藏夹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全文检索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英才》杂志联系。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使用条件 | 隐私声明 英才杂志 版权所有2008-2013 京ICP备120052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5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