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12期《英才》
8折优惠价为192元
订阅热线:
010-65545299


会员登陆
设为主页|英才新媒体|官方微博
首页 -> 特别企划 -> 正文
德阳生物 爱上桃花源
文|凌锋 发布日期:2017-09-29 本文已被浏览623次

  6月的固安肽谷生物医药产业园,林间小路与大块绿地交相呼应,勾勒出夏日的静谧。

  德阳生物固安公司所在的1号楼实验室里,德阳生物技术总监赵明治正因老鼠心烦。从北京拿来实验的老鼠,本该拿白色的,结果拿了黑色的,在进行静脉给药时,尾静脉特别难扎。

  他在园区微信群里“吼了一嗓子”,兄弟企业中一位擅长动物实验的小伙伴“蹬蹬蹬”跑过来,帮他把黑老鼠扎好。

  能生活在“交通靠走、通信靠吼”的园区里,是幸福的。赵明治说,上下游企业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专注的产业氛围。

  目前,华夏幸福固安肽谷生物医药产业园入驻了基因工程蛋白药物、抗体、疫苗和诊断试剂等领域的创新型研发企业,入驻项目达32个。华夏幸福通过在美国硅谷设立孵化器,与4家国际科研机构、院校战略合作,在此建立起“技术引进-中试孵化-产业化”的全产业链发展模式。

  作为园区第一家入驻企业,德阳生物是一个见证者。

  如今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是因为在这里能够心无旁骛地做科研、搞产业,甚至“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一如桃花源。

  

  “中国是时候自己做新药了”

  德阳生物的创始人——早年深造于美国休斯顿大学的刘宏宇博士,曾在美国和欧洲知名制药公司担任研发高管,因看好中国市场对生物医药的巨大需求和发展前景,怀揣着60余项国际专利毅然回国。刘宏宇决心联合多位国内外专家,深耕中国的生物医药研发,抢占未来市场。

  做药的人都知道,基因工程蛋白质药物疗效较好且副作用相对较小,但在中国药品市场上,这一品类是需要补足的短板。

  刘宏宇说:“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的生物创新药比较缺乏,中国是时候自己做新药了。”

  实验室研发出的生物新药样品,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接下来,还需要生产车间中试、临床前中试、临床前安全性评价、三期临床研究,所有数据必须完整严谨,然后才能向药监部门申请上市许可。

  “我们遇到了华夏幸福之后,才正式拉起了‘创业’的大旗。”刘宏宇说。

  德阳生物与华夏幸福的接触始于2010年。“他们已经在固安谋划产业新城多年,肽谷生物医药产业园是华夏幸福在固安打造的标志性项目。”赵明治对这场相遇记忆犹新。

  一般对工业园区的评估标准,无外乎园区规模、工厂配套、交通架构等硬件设施,而针对生物制药等高精技术行业,软件环境和配套服务才是入驻企业考虑的重中之重。

  跟做科研道理相同,企业只有通过充分的调查才能在比较中做出准确判断。对于初创型制药科研企业未来的长远规划,具有深厚行业背景的刘宏宇意识到,自己的创业团队对园区的配套服务、产业的聚集、专业知识交流机会及全方位支持有更高的要求。

  “优中选优,慎重考虑,我们最终选择了华夏幸福。”刘宏宇认为,创业的主场选明白了,会让未来全力以赴的打拼事半功倍。

  在华夏幸福的眼中,德阳生物恰如襁褓中的“婴儿”,虽时下嗷嗷待哺,未来必成栋梁。

  

  第一个“拎包入住”的企业

  2013年4月,德阳生物固安团队率先入驻肽谷生物医药产业园,成为第一个在这扎根的医药企业。

  赵明治至今还记得第一天入驻的场景。

  “我们把购买的所有仪器搬进这座两层小楼。第一天,直接通上电源,开始调试。”在他的回忆中,全无钻头的叫嚣、烟尘的涩滞、忙乱的穿梭。

  专心致志搞科研,这是创业科学家追求的最理想状态。得益于华夏幸福的产业保障和促进体系,德阳生物不需要操心水、电、办公场地、环评审批等诸多“杂事”。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生物制药领域的设备标准各有不同,一个模子无法满足入驻企业的特定技术需求。在正式入驻的前一年,园区在设计兴建实验室、引进仪器的时候就开始与德阳生物团队密切沟通。

   “定制化”管理以及“个性化”咨询的思路,正是德阳生物这类初创企业最需要的,而肽谷也因此区别于其他同类园区。 “你只负责创业成长,其他交给我们就好。”是为华夏幸福的承诺。

  

  “扶我上马又送一程”

  第一家入驻,意味着敢为人先的勇气,而勇气来自于足够的信任。

  刘宏宇这样评价华夏幸福的管理团队:“在入驻初期,园区管理方就与我们进行了深度的沟通,对我们的发展领域和方向,有广泛而深入的理解。”

  这种理解,在华夏幸福看来,就是“专业人做专业事”。

  对于新药行业来说,中试能把实验室药物在生产线上小规模量产,保证药效一致性,因此是非常关键的一环。

  但中试生产线对于还没有“开张”的新药公司,又是一笔不小的投入。

  产业园的孵化机制,此时体现出了优势。“我们入驻肽谷的时候,华夏幸福支持研发生产的中试厂房和设备已经到位了,大大节省了我们前期投入的资金和时间。”赵明治说,对于刚起步的公司,这是“必需品”,更是“奢侈品”。

  科研条件创造起来后,刘宏宇开始为药品“审批关”担忧。过去在美国,他从未接触过药品审批方面的工作,对国内的政策环境和审批流程,更是认识不足。

  华夏幸福再次“雪中送炭”。

  研发的药品还处于临床前中试阶段,华夏幸福便开始为德阳生物与省级主管药监部门牵线搭桥。工作人员多次陪同刘宏宇拜访相关机构,说明创业团队的科研创新性和前瞻性。

  这么做的结果是,河北省有关部门,几乎都知道肽谷有个要做中国首个生物创新原研药的德阳生物。

  华夏幸福强有力的硬件和软件支持,可谓创业团队的“定心丸”。

  刘宏宇说:“我们非常感谢华夏幸福对我们研发前景的认可。我们双方是利益共同体,强强联合的共赢思路,让德阳生物在这里创业,只有动力、没有压力。”

  园区内陆续入住的几十家企业,也都得到了华夏幸福园区客户服务中心的贴心服务。华夏幸福作为组织者,协助园区企业解读最新的国家政策、行业规定及市场发展方向,帮助入驻企业和创业团队启发思路、相互协作。

  除此之外,针对科研团队对人才、知识及产业动向的渴求,园区管理方还不遗余力地推进园区创业团队与高校、研究所等机构的交流与合作。

  如今,不断入驻的创业团队以及科技人才,在园区日益完善的“知识生态系统”下,已然形成了良好的“共生模式”。

  正如华夏幸福肽谷团队所说:“这一模式正体现了华夏幸福对入驻企业进行‘催化培育做乘法’的战略思路。”

  六年弹指一挥,德阳生物已经有三个新药项目在全速推进,发展势头良好。

  其中,新型长效聚乙二醇化干扰素嵌合体新药,仅用一年半时间,就完成了从“研发”到“临床前中试”的突破性发展。这一过程,通常需要三年。

一键分享:                    加入收藏夹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全文检索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英才》杂志联系。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使用条件 | 隐私声明 英才杂志 版权所有2008-2013 京ICP备120052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5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