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12期《英才》
8折优惠价为192元
订阅热线:
010-65545299


会员登陆
设为主页|英才新媒体|官方微博
首页 -> 家族 -> 正文
御手洗家族 缔造佳能帝国
文|本刊记者 张延陶 发布日期:2017-09-29 本文已被浏览361次

  佳能并非御手洗家族“亲生”,两代御手洗也并非直系亲属。然而在二人治下,佳能逐渐走向强盛。

  面对已经拥有百年功力的尼康和来势汹汹的索尼,佳能能否继续成为那个感动世界的厂商?

  

  合伙创业

  佳能的企业历史并非由御手洗家族书写开篇,而是一位叫做吉田五郎的相机机械天才。

  1900年,吉田五郎出生于日本广岛。对于相机,吉田五郎有着与生俱来的热爱,上小学的时候,哥哥送了他一部照相机。此后,这部照相机就在吉田五郎手里无数次“死而复生”。

  由于吉田五郎深谙相机机械构造,因此他也被誉为“相机少年”。带着这份热爱,吉田五郎在高中毕业后只身奔赴东京,并且进入一家进口精密光学仪器的商社,专门负责修理和制造电影放映机。

  当时上海是世界的娱乐产业中心之一,因此,吉田五郎经常出差到上海采购摄影摄像器材以及耗材。在上海,吉田五郎曾被一位美国商人嘲笑“能够制造军舰的日本为何连这样的小机器都不能制造,反而需要进口?”

  众所周知,当时德国的莱卡已经垄断了照相器材行业,尼康还并没有大举进入相机领域。受到刺激的吉田五郎顿时萌发了自己制造相机的冲动。

  这一想法很快得到了亲友的支持。吉田五郎的妻弟内田三郎彼时正在证券公司工作,虽然对于相机制造一窍不通,但是凭借对资本市场的敏锐嗅觉,他意识到,本土生产的光学精密仪器将来会有很好的事业前景。为此,内田三郎出资成为了合伙人。

  1933年11月,二人在东京六本木的租屋里创立了佳能的前身——精机光学研究所。而此时,御手洗家族的成员才登上佳能历史舞台。作为内田三郎的朋友、身为妇产科医师的御手洗毅对制造世界最顶级照相机的创业项目非常赞同,因此也出资支援,成为最后一个创始人。

  选择御手洗毅入局并非只因个人关系,在三人中,御手洗毅的人际关系网络最为发达,因此有着强大的筹资能力,先后从朋友与兄长处拉来了不少资金。

  

  医生总裁

  精机光学研究所成立后,御手洗毅除了筹资基本不负责任何企业事务。吉田五郎负责照相机的研发,而内田三郎则主要负责对资金进行管理。

  虽然御手洗毅也是精机光学研究所的合伙人之一,但当时的他仍将行医当作自己的主业,而其在精机光学研究所的工作就是参加每月一次的经营会议和为员工们体检。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一场离奇的“事故”出现。研究所的账目上凭空消失了5000日元研发经费。难辞其咎的吉田五郎因此退出了精机光学研究所。经营大权旁落到了内田三郎手中。而这一变故的真实情况也早已湮没在历史长河中。

  随着规模的扩大,内田三郎四处奔走筹集资金,在东京目黑区新建了工厂,研究所也正式更名为“精机光学工业株式会社”。与此同时,在内田三郎的不断游说下,御手洗毅终于出任了精机光学的董事,正式进入管理层。

  或许是天意使然,1942年,日军占领新加坡之后,军方命令内田三郎到新加坡任占领区行政官,御手洗毅意外地成为了佳能历史上第一位正式的总裁。他也开始了总裁与医生两种职位的兼职生活。

  御手洗毅的管理能力逐渐显现。首先,他在内部推行了“新家族主义”和“诚心诚意”的企业文化,废除了“工员”制度和计件工资制度,全员统一实行“月度工资制”。此举吸引了许多怀有较高技术水平的有志之士的加入,为企业未来的发展注入了动力。

  其次,由于战争的影响。民用照相机的需求萎缩。面对市场的变化,御手洗毅及时作出调整,开辟了医用X射线照相机和双筒望远镜等产品线,打进军用市场。

  仅一年后,精机光学的企业面貌焕然一新。履职归来的内田三郎已经无法主导经营,因此退居董事长席位。直到1947年,内田三郎正式辞任。御手洗毅时代正式到来。

  大权在握的他并没有停止对企业的改造。随着战争的结束,精机光学重回相机主业,在御手洗毅的主导下,企业开始谋划走向海外,率先将公司的名称正式改为用外来语表示的“CANON(佳能)相机株式会社”。

  

  多元发展

  御手洗毅的时代持续到1974年。这一年,佳能经历了产业冒进所带来的苦果——开发台式电子计算器项目彻底失败,祸不单行的是,在石油危机的冲击下,佳能照相机出口减少。御手洗毅引咎辞职。

  御手洗毅时代谢幕后,佳能进入了频繁的管理层更迭期。其中不乏其长子御手洗肇。他的任下,佳能开拓了以激光打印机为代表的办公市场。然而或许是命运使然,1995年8月,56岁的御手洗肇病逝,董事会决定由副社长御手洗富士夫就任社长。

  这位御手洗毅的侄子上世纪60年代就已经进入佳能供职,并留学美国,接触到了美国硅谷的企业管理文化。随着他的走马上任,佳能的改造也如火如荼的开展起来。佳能不再唯技术至上,开始强调利润和现金流。

  为此,他开始对企业大肆精简。相继关闭了个人PC、液晶显示器和电子打字机等亏损部门,并拍卖了相应的资产,最终将佳能的十多个产品线缩减到打印机、复印机、照相机与光学仪器四个,从而避免了近3亿美元的巨额亏损。

  同时,他也保留了佳能重视研发的传统。不仅维持了将近10%的研发投入,而且研发部门还在企业重组中得到地位上的保证——直接归属于总经理办公室主管。

  在其治下,从1996—2005年,佳能的股票价格在纽约股票交易所上涨了3倍,2004年的纯利润达到了31亿美元,佳能进入全盛时期。

  尽管在2006年他曾短暂退居幕后,但随后又在2012年重返一线。并主导了一系列资本收购。在手机摄影以及无反相机的冲击下,佳能也在尝试向安防、医疗业务等方面多元化发展。

  御手洗富士夫曾表示:“中国文化对我的影响非凡,诸葛亮的《后出师表》中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是我人生的指南。”

一键分享:                    加入收藏夹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全文检索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英才》杂志联系。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使用条件 | 隐私声明 英才杂志 版权所有2008-2013 京ICP备120052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5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