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12期《英才》
8折优惠价为192元
订阅热线:
010-65545299


会员登陆
设为主页|英才新媒体|官方微博
首页 -> 思想者 -> 正文
鲁比尼“末日博士”的风险警示
文|本刊记者 张延陶 发布日期:2017-07-28 本文已被浏览1346次

  因成功预言了美国2007年次贷危机,努里埃尔·鲁比尼从麦嘉华手中共享了“末日博士”的名号。虽然都曾预言经济危机,但是二人对中国市场、黄金市场看法的迥异,也让他们拥有两拨截然不同的拥趸者。

  如今,世界经济正在复苏中徘徊,鲁比尼却再次对经济运行发出了警示。

  

  世界流浪者兑现惊世预言

  鲁比尼自称世界流浪者。1959年3月,他出生在伊斯坦布尔,父母是伊朗籍犹太人。2岁时,鲁比尼全家就搬往伊朗德黑兰居住,后又搬往以色列读了一年希伯来大学,大学期间的他身处意大利,并且完成博科尼大学的学位,之后便前往哈佛攻读经济学博士。

  他对自己在经济学方面的建树并不贪功,他认为取得如此成就,离不开很多经济学家的帮助,其中,他最感激和尊重的是在哈佛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时的导师杰弗里·萨克斯,他把这位导师当成自己生活和事业的榜样。

  他曾在耶鲁大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美联储、世界银行和以色列银行工作。在克林顿总统执政期间,他是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的高级顾问。多年的世界游历以及丰富的供职经验令他的成名水到渠成。

  他的成名正式源于两次准确的预言了严重的经济危机。在2006年他准确地预测到美国的次贷危机,然后又在2008上半年再次命中,预言了投资银行的倾覆。英国《金融时报》将其形容为当代经济界的“先知”,《纽约时报》也封他为“新末日博士”。

  他的预言并非缺乏根据,他认为 “赤字太多,支出大于收入”是美国次贷危机的根本原因。

  在此之前他研究了一系列关于上世纪90年代新兴国家经济崩溃的案例,从1994年的墨西哥、1997年的泰国、印尼、韩国,1998年的俄罗斯与巴西,到2000年的阿根廷,他发现这些国家经济崩盘的共同点:赤字太多,支出大于收入。于是他决定找出下一个类似的经济体,没想到最终却找到了美国。

  2006年的美国房地产市场犹如狂欢盛宴,人们投资房产,预期得到丰厚的收益回报,房价的疯涨催生了人们内心的贪婪。

  鲁比尼却不以为然,根据他的研究数据,他坚信美国已经逐渐走向灾难。盛世狂欢中,他抛出了“末日论”。他指出供给增加房价会下降,是存在了几百年的铁律。但自1997年开始美国的房地产市场出现了异常,美国房屋价格上升了90%,但并没有得到经济增长的有利支撑——实际工资收入、移民或者汇率因素、人口变化都无法支撑房价上涨如此之多。这些都说明一个投机性大泡沫正在产生。

  在并不平静的湖面上,即使投入巨大的石块也难以泛起涟漪。2006年的美国房地产喧嚣鼎沸,没有人相信,更没有人愿意相信鲁比尼的言论,他甚至被冠以“乌鸦嘴”的恶名。

  2007下半年,事情开始一点点地按他的预测发展,而当次贷危机按照他所著的《金融灾难的12个步骤》一步步演变时,人们开始奉其为“先知”。不过他却依然不以为然:“这场危机不是一起黑天鹅事件,它在更大程度上是贯穿经济始终的一种普通资产和信贷泡沫。”

  

  孤立主义的灾难之路

  尽管被冠以“末日博士”,但是鲁比尼对这几年的经济复苏还是认可的。

  在今年的表态中,他尤其提到了新兴市场的市场回暖。鲁比尼表示,在美国、欧洲、日本和一些关键的新兴市场,经济的活跃程度已经开始抬头了。中国的增长率已经稳定下来,印度、亚洲诸国,乃至于过去两年曾经历过衰退的俄罗斯和巴西,这些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表现都在改善。

  他甚至乐观的表示,全球适度扩张新阶段的到来,经济已经迎来了突破低增长模式的良机。

  但同时他也认为,特朗普是潜在的风险因素,美国的未来政策依旧左右着世界格局的演变。

  首先,鲁比尼论证了美国得以长时间坐庄全球的逻辑。

  美国领导的全球秩序造就了过去70年的全球繁荣,这主要是基于以市场为导向的贸易自由化制度、资本流动性的提升,以及适当的社会福利政策;其后盾则是由美国通过北约和其他各种联盟组织向欧洲、中东和亚洲提供的安全保障。

  然而随着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这两个保障正在变得松动,也可能预示着“美国治下的和平”即将走向终结。

  以史为镜,正是美国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采取类似政策时,设立了影响成千上万进口商品的斯穆特-荷雷关税的保护主义,引发了报复性贸易战的货币战争,使得大萧条进一步恶化,进而帮助播下了二战的种子。

  甚至,美国的孤立主义坐视德国和日本发动侵略战争并威胁整个世界。直到1941年12月日本突袭珍珠港,美国才终于被迫正视现实。

  在鲁比尼看来,今天美国正在重蹈覆辙,在特朗普的领导下转向孤立主义且一味追求本国利益,可能最终引发一场全球性冲突。

  在亚洲,中国的崛起已经打破美国在亚洲的战略部署。奥巴马对亚洲的战略“回归”主要依赖颁布包含12个国家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但特朗普退出了这个协议。

  与此同时,中国正通过“一带一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新开发银行迅速加强自身在亚洲、太平洋和拉丁美洲的经济纽带,并推出一套自己制定的区域自由贸易提案。

  除此之外,鲁比尼也以一名学者的角度论证了特朗普与普京的“基情”。没有美国对欧洲的积极参与,俄罗斯可能利用欧盟的即将崩溃,来重夺对前苏联集团国家的影响力,同时在欧洲支持亲俄罗斯运动。

  如果欧洲逐渐失去了美国的安全伞,那么最大的受益者必定是俄罗斯。

一键分享:                    加入收藏夹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全文检索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英才》杂志联系。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使用条件 | 隐私声明 英才杂志 版权所有2008-2013 京ICP备120052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5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