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12期《英才》
8折优惠价为192元
订阅热线:
010-65545299


会员登陆
设为主页|英才新媒体|官方微博
首页 -> 专题报道 -> 正文
成长中的企业二代
策划|本刊记者 修思禹 发布日期:2017-06-29 本文已被浏览2400次

  经过几十年的商业化进程,借助改革开放的政策红利成长起来的创一代企业家,开始为他们的商业王国寻找合适的接班人。

  血浓于水,以及还没有规范化的职业经理人市场,让大部分企业家的选择聚焦在了子女身上。而一批80后、90后的企业二代们,也已经逐渐登上商业舞台。当富二代似乎成了贬义词的今天,我们更不能忽视那些具有强烈责任心,积极努力的二代。

  同时,全球化正在改变中国的商业环境,也对中国的企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意味着中国需要更多具有创新精神和国际化能力的企业家。相对于父辈,这些二代们有着更活跃的思维和更充沛的学习能力,相信未来,他们将形成飞速进步的新锐力量,推动并影响着中国的商业向更规范、更高维度的方向发展。

  也许从他们对家族企业代际传承的理解中,我们可以勾画出未来中国商业的发展脉络。

  

  刘畅 从“富二代”到“创二代”

  她更有创新,这是我做不到的。我的错误,她来纠正。

  文|本刊记者 林海

  

  和许多“二代”经历一样,新希望六和董事长刘畅也经历了海外念书,接受西式教育,几次创业,最终进入家族工作的历程。

  “经营过时尚店、开过餐厅,投资过咖啡馆,做广告公司,还想过出唱片。”回忆起女儿刘畅早年间的经历,接受《英才》记者专访时,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用的最多的一个词汇就是“时髦”。

  2013年5月,62岁的刘永好在新希望六合股东大会上,宣布卸任公司董事长。33岁的刘畅正式“接班”,彼时外界最多的疑问,就是年轻时尚的掌门人面对“以饲料为主业的最‘土’公司”时,究竟会交出什么样的答卷。

  正式接班之前,刘畅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以“李天媚”的名字在新希望的各个岗位上历练。“从普通员工到办公室主任,”刘永好对《英才》记者说,“换一个名字,谁都不知道她是谁。”

  新希望新老传承的当口,也是国内农牧行业深度变革期,外部市场环境并不乐观:饲料业行情急转直下,猪肉价格进入“超惨猪周期”,加上突如其来的“速生鸡”和禽流感事件。刘永好也形容当时的新希望六和是“最倒霉的上市公司”,这让刘畅的接班有点“临危受命”之感。未来新希望六和要如何转型、调整、变革都是刘畅必须面对的问题。

  “在别人眼里,我是一个‘富二代’。但在我自己看来,我其实是一个‘创二代’。”今年4月5日,在川商总会主办的2017天府论坛上,刘畅也自我调侃。

  刘永好曾说,他和女儿最大的不同是,“她有一个有钱的老爸,而我没有。”刘畅也对媒体说,她与父亲最大不同是,“因为我有一个富爸爸,所以我可以体验更多的消费,我是最好的用户。”

  这种贴近用户的思维体现在新希望六和,就是逐渐向消费端延伸的产业链,新希望六和也有了像“做好一袋饲料”、“做好一块猪肉”这样的“时髦”词汇。“她更有创新,这是我做不到的。我的错误,她来纠正。”刘永好评价说。

  伴随着新希望六和的业绩增长,刘畅身上“刘永好女儿”的标签正逐渐淡化。“实际上我尽可能的少管,我在公司里只是一个董事,”刘永好透露,“重要的事她问问我,但绝大多数是她自己定的,包括战略、规划,包括用人等很多方面。有职、有权、有责任、有担当,才能够真正的进步。”

  独自掌舵一年,刘畅带领公司从饲料大王时代向综合服务商转型。据2016年三季报,新希望六和前三季度营收同比下降4.82%,但其净利录得21.1亿元,同比增长19.06%。

  

  刘志光 兑现对父亲的承诺

  “五年前,我向父亲承诺说,以后求人的事不用他出面,荣耀的事情才找他。如今我做到了。”

  文|本刊记者 修思禹

  

  如果没有新凤祥,剑桥出身的刘志光应该始终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但如果没有刘志光,新凤祥一定不再是现在的新凤祥。

  2005年,刚刚从英国剑桥大学毕业的刘志光,进入了父亲创立的公司工作。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经过了充分准备,但是又不得不做的选择。

  彼时新凤祥集团的前身——凤祥集团已经在肉鸡养殖领域深耕了13年,是山东省的龙头企业之一,正准备扩大经营,进入有色金属领域。如果不想看着身为董事长的父亲再辛苦另一个13年,刘志光当时能做的最佳选择,就是自己接班。

  所以,从立项伊始,刘志光便与父亲一起做规划、谈投资、搭团队。刘志光的职业生涯几乎是从山东阳谷县的一片荒草中开始的,也就是在这片荒地上,刘志光和他的父亲刘学景成就了目前业内最大的民营铜冶炼企业祥光集团。

  如今,新凤祥已是国内唯一横跨食品与铜冶炼两大领域、年销售额规模超500亿的多元化产业集团。虽然新凤祥旗下的两个板块跨度极大,但他们为人所熟知的理由却是一样的——他们都在各自的领域里,不断引入顶尖人才,又因这些顶尖人才创造的顶尖技术而为行业所认可。

  显然,新凤祥的这张成绩单上,刘志光已经打上了自己的烙印。

  作为父亲,新凤祥集团董事局主席刘学景曾这样说:“以前我觉得志光是我的接班人,现在我觉得可能‘创始合伙人’这个概念更合适。他用更先进的理念改造着新凤祥。没有他,就没有新凤祥今天的样子。”刘学景的评价充分体现了他的信任和赞许,但获得这样的信任却并不是一个一帆风顺的过程。

  与众多本土创业的企业家一样,刘学景性格执着、凡事亲力亲为。而留学归来的刘志光个性包容,思想多元。最初,父子俩常有争论,甚至曾当众拍桌子吵架。

  对此,刘志光的做法是:第一,如果争吵,在态度上首先要有主动道歉的意识,让父辈看到晚辈的尊重和敬爱;第二,一定要与父辈明确,大家的目的一致,只是方法不同;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不能纸上谈兵,要证明自己的能力。

  事实上,这样的体悟背后,是刘志光自己一步步成长起来的轨迹。2008年祥光有色金属刚刚步入正轨,金融危机突至,国际期货铜价连续跌停13天。恰在此时,某网站突然发布了有关新凤祥集团财务的不实报道,引起舆论关注。

  回忆过去,刘志光心有余悸,但当时年仅28岁的他,处理方法却相当冷静——在大多数企业习惯依靠高层路线解决这种问题的时候,并非科班出身的刘志光却打了一场教科书式的危机公关战——他亲自致电了发布网站,既强势又不乏委婉的表达了不实报道为企业声誉造成的伤害,同时,他亲自给所有对接过的银行工作人员详细说明情况,拿着最新的数据图表力证企业的前景。最终,网站自己撤掉了报道,银行也并未限制贷款金额。刚刚诞生的祥光,就这样在一场风雨欲来的危机中平静渡过了难关。

  刘志光在这一役中展现出的对行业的熟谙、对关键节点的掌控,让那些曾因为资历质疑过他的人刮目相看。此后不久,新凤祥集团正式成立,刘志光就任新凤祥集团总裁。

  如今的新凤祥正在朝向“双千亿”的目标发展。新凤祥未来会成为更加多元化的平台,吸引更多职业经理人的引入扎根。只有这样,才能让这个平台真正做到既多元,又多赢,才能让企业在未来赢得更多机会和话语权。

  “五年前,我向父亲承诺说,以后求人的事不用他出面,荣耀的事情才找他。如今我做到了。”刘志光笑着说。

  

  蒋凌峰 我定位自己是守业者

  我的任务就是协助父亲完成他的生物梦。

  文|本刊记者 修思禹/图|孟杰

  

  蒋凌峰笑言,自己是被父亲收编的。

  2003年大学毕业后,蒋凌峰先是到南宁市某地方烟草专卖局工作。一年多后,因为无法适应当地的气候,蒋凌峰从单位辞职。这时候,父亲蒋仁生才对他说:“既然你不愿意在国家单位干,就来公司吧。”

  蒋仁生所言的公司,即重庆智飞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300122sz以下简称智飞生物)。从事疫苗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父子俩的工作经历有点相似。蒋仁生也曾在机关工作过。不过,蒋仁生是在机关工作多年后,才下海经商。而且先是从南宁到成都打工,之后才到重庆创业。相比较,蒋凌峰比父亲幸运。

  但进入公司之后,蒋仁生并没有给蒋凌峰明确的定位。“我2005年从南到北,一路‘北伐’,一直在一线工作。”蒋凌峰形容自己的角色只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

  的确,在关于智飞生物的重大新闻中,蒋凌峰极少在媒体中出现过。但实际上,2005年之后,智飞生物每次的重大转折,蒋凌峰几乎都参与其中。

  2008年,智飞生物收购安徽龙科马公司,蒋凌峰是公司派驻的“智飞三人组”之一,其他两个人一人担任董事长,一人担任CEO,蒋凌峰负责人事和法务等事宜。2009年底,蒋凌峰被调到智飞北京基地,开始管行政、人事和市场。2011年,智飞生物旗下北京绿竹制药厂厂房建到一半的时候,公司和施工单位发生了摩擦,出现众多棘手问题,蒋凌峰临危受命,和总部法务部一起出面妥善处理问题。2016年,因为山东非法疫苗案,国家实行了一刀切政策,把国内疫苗销售流通领域全部砍掉,所有生产疫苗的厂商,要直接面对客户。本来智飞绿竹生物的市场部只承担仓储物流功能,新政之后,市场部要重新组建团队,不仅增加了招投标及市场支持工作,还要面临比原来更加繁重的储运工作。这个任务也落在了蒋凌峰身上。

  “有人说我是救火队员,我不这么认为,我倒觉得可能每次事情都是不能再糟糕了,让我来做也不可能做到更差。”蒋凌峰习惯对自己的工作轻描淡写,从来不会刻意强调自己在其中的功劳与贡献。这也许要归功于家庭教育。

  虽然早在2010年成为第一家在创业板上市的民营疫苗企业后, 蒋仁生就被称为创业板首富,但蒋凌峰一直强调,从来不觉得富对家庭有多大的影响,父亲除了工作还保持着低调朴实的生活,母亲出门买菜仍然坐公交车,而他除了读书和健身也没任何奢侈的爱好。

  “我在书中看到太多的故事与道理。‘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对我来说浮华的表相没有任何意义,我的任务就是协助父亲完成他的生物梦。”蒋凌峰说,父亲才是充满光芒的创业者,自己只是守业者。虽然创业容易守业难,但守业的光芒永远不可能超越从0到1的创业光芒,自己的成功都是在父亲的成就范围内。“我认为如果一个筋斗云就能取到真经,没必要非去历练九九八十一难。”蒋凌峰认为,如果总想去独树一帜地超越父辈,最后的结果很容易跑偏。

  去年,有一家媒体采访蒋仁生,提纲中有一个问题是用一句话形容企业未来。蒋凌峰帮父亲总结了这样一句话:立足疫苗行业,放眼的是大生物产业。依托政府的政策支持,借助资本的力量,发展壮大自己,实现智飞的大健康梦。这是父子俩都认可的战略方向。

  这些年,蒋凌峰陪着父亲离这个梦越来越近。

  

  方福媛 做企业要有战略高度

  能比父母做的更好,她认为这是她的责任之一。

  文|本刊记者 修思禹

  

  最初,方福媛并没有所谓“继承父业”的想法。

  90后的她曾以高分考取世界著名的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并选修了该校最热门的土木工程专业,梦想毕业后自己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建设工程师。因为在国外,这是一个社会地位高、收入前景好,受人尊重的职业。

  不过,2015年大学毕业后,方福媛还是被父母“召回”国内,进入到了父亲方同华创立的黑龙江珍宝岛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此时的珍宝岛药业正处在转型发展的关键阶段,按照多元化的健康产业布局,企业已经顺利完成从中药材种植、提取、制剂生产、药品检验及配送等完整的医药产业链,并刚刚成功登陆上交所A股资本市场,成为国内知名的医药企业之一。

  入职之后,方福媛以董事长助理的身份跟着父亲及领导团队一起工作。和求学时一样,她又开启了“学霸”模式。只不过,这回学的不是工程,而是学习企业管理的实践经验和领导方法,父亲无疑成了她最好的导师。

  “跟着父亲的时间久了,我学会了以他的位置、他的角度去分析问题和处理事情,自己也慢慢学习做项目、抓管理、带团队,独立完成一些具体工作。” 方福媛评价自己的优点之一是学习能力强,每次与父亲交流完,她都会细心品味父亲的战略决策、工作部署和管理理念,并认真进行总结、延伸、拓展和升华。

  工作不到两年,因为业绩优秀、成果突出,方福媛担任了珍宝岛地产集团董事长重要一职。

  但方福媛强调,珍宝岛地产的发展方向是健康地产,与医疗、康养、文化旅游高度融合,及健康中国国家战略高度契合,也是企业的重要战略布局之一。围绕这一个新的地产理念,企业总结探索了健康地产的独特投资模式、营销方法和项目布局。

  工作刚满两年,方福媛历练出超乎同龄的人成熟。同龄女孩还在讨明星八卦,方福媛已经开始深入研究国家产业政策、地方投资环境和市场未来预期。

  “我认为公司发展最重要的就是战略方向。只要把目标搞明确,把思路定清晰,把体制机制规划好,团队就会形成凝聚力、战斗力和引导力。”在她的领导下,珍宝岛地产制定了完善的战略规划和年度经营计划,形成了清晰的核心指标、重点工作和重大项目安排。

   目前,方福媛已经开始代表公司考察、谈判项目投资。她的同事对这位年轻的领导评价是:外柔内刚,特别在一些调研工作细节上,善于抓住机会、把握主动、果断决策,提出明确的指导意见。

  “公司也要承担社会责任。特别是医药对社会责任会更重一些。我希望员工能做好社责任的履行,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无论从创新,还是执行力。”谈及责任,方福媛最期待的是能比父母做的更好,她认为这是她的责任之一。

一键分享:                    加入收藏夹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全文检索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英才》杂志联系。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使用条件 | 隐私声明 英才杂志 版权所有2008-2013 京ICP备120052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5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