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12期《英才》
8折优惠价为192元
订阅热线:
010-65545299


会员登陆
设为主页|英才新媒体|官方微博
首页 -> 英才榜单 -> 正文
2016具价值企业
文|本刊记者 杨旭然/图|本刊记者 孟杰 发布日期:2017-01-17 本文已被浏览2855次

  对于企业经营者来说,2016年是不平静的一年,也是面临严苛挑战的一年。

  在经济增长面临巨大压力,以及供给侧改革、混合所有制稳进的大环境下,国内GDP的增速预期在6.7%左右。

  数字的背后,并非如死水一潭般的寂静,而是产业结构调整的暗流涌动、成熟型“寡头”企业优势进一步提升。

  我们看到,在经济增速下滑的过程中,掉队的往往是管理能力落后、无序扩张的企业,是不具备渠道能力的产品、战略能力缺失的企业,是技术能力匮乏的企业。

  而逆势增长的,大多是能够创造真实价值的优秀企业。他们之中,有代表了产业未来趋势的先行者,也有在传统行业中深耕多年、最终“剩下来”的王者。

  再也没有一个词,比“价值”更适合概括2016年波诡云谲的市场。《英才》根据战略实施能力、可持续增长能力、创新盈利能力以及整合资源能力为维度,推出2016年的具价值企业榜单,以馈读者。

  

  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

  不同于很多大型企业,特别是军工类的央企,中国电科旗下的8家A股上市公司,普遍都有着不错的利润与市值表现:除了凤凰光学外,其余7家市值全部突破百亿,净利润全部突破一亿元,并于2016年首次晋级世界500强。

  实际上中国电科业绩的优异,并非简单受益于电子科技行业最近几年的高度景气,而是一以贯之。这家企业已经连续12年蝉联中央企业A级,和4个任期连续A级企业,连续获得“业绩优秀企业”和“科技创新企业”称号;自成立以来,连续保持营业收入和利润总额同比实现超过20%的增长速度。

  在载人航天、探月工程、国防现代化事业中,中国电科都扮演着关键作用。47家科研院所殷实的技术家底,保证了中国电科在未来长期发展过程中有着充足的技术储备与产业化弹药。

  董事长熊群力曾经对《英才》坦言,一直没有将利润视作唯一的考量标准,他认为,业务方向的选择应该紧跟集团战略,并非是什么赚钱做什么。怎样让服务国家科技战略与盈利能够协同发展,对于任何企业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学问,中国电科做到了。

  

  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

  国机集团是央企中的整合高手,自成立以来,陆续有一拖股份、中进汽贸、苏美达等知名企业成功整合到国机集团当中,并保持了良好的竞争力。这份名单中最新的名字,就是中国第一家主动退市的央企——中国第二重型机械集团公司。

  2014年底,二重集团资产负债率高达133.7%,有息负债162亿元,连续四年巨亏。两年之后,成功扭亏为盈,2016年预计营业收入70多亿元,利润总额4.8亿元。而且由于这样的转变,是在中国经济增速持续放缓时期完成的,显得更加难得。

  在董事长任洪斌的操盘之下,国机集团采用了退市、分流冗余人员、盘活旧资产、开拓新业务线等多种方式,最终在3年之内,实现了二重集团业绩的反转。国机与二重集团上下的努力,给国企脱困设立了一个全新的样本。

  任洪斌告诉《英才》记者,围绕着大机械产业,国机有太多可以做的事情。显然,整合就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最佳路径之一。

  

  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

  中国第一大、世界第三大交通设施承包商,是中国交建现在的标签;正处在战略升级期的中国交建,还将全力拓展城市综合开发运营、海洋重工集成服务等业务。

  董事长刘起涛曾对《英才》表示,这是一个“由工到商、工商结合”的过程,同时,这也是市场不断扩大的过程。截至2016年三季度,中国交建共计取得了2912.23亿元的收入,和112.74亿元净利润,增长稳健。随着战略转型的全面推进,和全球基础设施建设大潮的开始,这一数字将有望进一步提升。

  “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和深化,更让中国交建的国际交通设施承包业务,成为了最直接的受益者之一。在沿线国家及地区,中国交建近3年来追踪了200余个项目,签订合同金额400多亿美元。包扩瓜达尔产业园、斯里兰卡金融城、蒙内铁路等重大项目。

  在2015全年度的国资委年度考核中,中国交建位列央企中的第四位,不同于前三名国家电网、中国移动、航天科技的是,中国交建所处的施工承包行业,充斥着激烈的全球化竞争。在这种竞争格局下排到央企中的第4位,对于传统产业的代表,是难能可贵的,显示出了其强劲的竞争力。

  

  阿里巴巴集团

  虽然在股价上,阿里巴巴相比老对手腾讯要弱势一些,但这并不代表其在这一年乏善可陈。相反对于阿里巴巴来说,这是突飞猛进的一年。董事局主席马云在2014年初对《英才》所阐述的DT战略,正在几大业务板块之中有条不紊的展开着。

  上市公司方面,阿里在整个2016财年已经实现了超过千亿的营业收入,和高达472亿元的净盈利,收入同比增长39%,这已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数字。

  同时,相比于其他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在战略纵深与多元化方面更胜一筹,甚至可以说一骑绝尘。2016年,阿里巴巴的多元化业务板块的表现更加出彩,蚂蚁金服、菜鸟网络、阿里云三大板块都实现了更快的增长速度。

  其中,蚂蚁金服在2016年4月完成了45亿美元的大额融资,估值攀升至600亿美元;菜鸟网络实现了超百亿元融资,估值也来到了500亿人民币;阿里云已经实现了连续6个季度的三位数增长,一举成为中国云计算市场最大的龙头,市场份额遥遥领先同类型企业。

  阿里巴巴旗下这三大集团,涵盖了金融、云计算、物流三大业务领域,每一家都做到了市场第一的位置,潜在的价值总和之大,给市场留出了充分的想象空间。

  可以预见的是,在不远的将来,随着这三大业务集团的快速发展,人们对阿里巴巴的认知,将不再局限于狭义的电子商务或者淘宝等传统业务之上。

  

  苏宁云商集团

  在2016年初,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表示,苏宁互联网转型已经成功,这次可能是中国企业经营史上最重大,也是最“壮烈”的一次转型,最终以胜利宣告成行。

  在转型基本成型之后,苏宁在2016年做的另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宣布了全新的企业战略,希望以零售业务所沉淀的线上、线下用户为基础,积极开拓多元化业务。

  目前,苏宁依托于线上的苏宁易购,线下的“云店”和传统门店,完成了对苏宁置业、苏宁投资、苏宁金控、苏宁文创、苏宁体育等产业的商业版图设定,并在2016年底成功进军了银行业务,开设了江苏省第一家民营银行——苏宁银行。

  与阿里巴巴集团的合作,被看作是2015年苏宁最大的动作之一,互联网企业间的合纵连横在2016年也取得了非常好的成效。三季报线上业务增长65.49%,继续保持行业的领先速度,而社会化物流业务受益于业务的增长和与阿里巴巴的合作,更是取得了411%的大幅度收入增长,这是此前从未有过的变化。

  这种线上、线下融合的零售思维与理念,张近东2016年就对《英才》进行了全面、细致的阐述。可以说,正是双方的合作,给双方的思维观念、业务合作,都带来了大量的帮助与提升,所谓共赢大抵如此。

  

  复星集团

  在2016年,全球化仍然是复星集团最主要的投资主题之一。

  为此,董事长郭广昌一整年都在中国与海外两条战线上奔波忙碌,曾经两个月之内跑了三次纽约以及印度、俄罗斯、巴西、葡萄牙里斯本等。

  最近两年在欧洲运作了几次并购之后,他将目光投向了新兴市场国家,包括印度、俄罗斯、巴西与东南亚等地,这些地方是未来复星集团的重点布局区域。致力于“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的郭广昌,在充满变化的宏观经济环境中,仍然保持着自己鲜明的投资风格。

  

  

  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

  中国第一大、世界第三大交通设施承包商,是中国交建现在的标签;正处在战略升级期的中国交建,还将全力拓展城市综合开发运营、海洋重工集成服务等业务。

  董事长刘起涛曾对《英才》表示,这是一个“由工到商、工商结合”的过程,同时,这也是市场不断扩大的过程。截至2016年三季度,中国交建共计取得了2912.23亿元的收入,和112.74亿元净利润,增长稳健。随着战略转型的全面推进,和全球基础设施建设大潮的开始,这一数字将有望进一步提升。

  “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和深化,更让中国交建的国际交通设施承包业务,成为了最直接的受益者之一。在沿线国家及地区,中国交建近3年来追踪了200余个项目,签订合同金额400多亿美元。包扩瓜达尔产业园、斯里兰卡金融城、蒙内铁路等重大项目。

  在2015全年度的国资委年度考核中,中国交建位列央企中的第四位,不同于前三名国家电网、中国移动、航天科技的是,中国交建所处的施工承包行业,充斥着激烈的全球化竞争。在这种竞争格局下排到央企中的第4位,对于传统产业的代表,是难能可贵的,显示出了其强劲的竞争力。

  

  阿里巴巴集团

  虽然在股价上,阿里巴巴相比老对手腾讯要弱势一些,但这并不代表其在这一年乏善可陈。相反对于阿里巴巴来说,这是突飞猛进的一年。董事局主席马云在2014年初对《英才》所阐述的DT战略,正在几大业务板块之中有条不紊的展开着。

  上市公司方面,阿里在整个2016财年已经实现了超过千亿的营业收入,和高达472亿元的净盈利,收入同比增长39%,这已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数字。

  同时,相比于其他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在战略纵深与多元化方面更胜一筹,甚至可以说一骑绝尘。2016年,阿里巴巴的多元化业务板块的表现更加出彩,蚂蚁金服、菜鸟网络、阿里云三大板块都实现了更快的增长速度。

  其中,蚂蚁金服在2016年4月完成了45亿美元的大额融资,估值攀升至600亿美元;菜鸟网络实现了超百亿元融资,估值也来到了500亿人民币;阿里云已经实现了连续6个季度的三位数增长,一举成为中国云计算市场最大的龙头,市场份额遥遥领先同类型企业。

  阿里巴巴旗下这三大集团,涵盖了金融、云计算、物流三大业务领域,每一家都做到了市场第一的位置,潜在的价值总和之大,给市场留出了充分的想象空间。

  可以预见的是,在不远的将来,随着这三大业务集团的快速发展,人们对阿里巴巴的认知,将不再局限于狭义的电子商务或者淘宝等传统业务之上。

  

  苏宁云商集团

  在2016年初,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表示,苏宁互联网转型已经成功,这次可能是中国企业经营史上最重大,也是最“壮烈”的一次转型,最终以胜利宣告成行。

  在转型基本成型之后,苏宁在2016年做的另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宣布了全新的企业战略,希望以零售业务所沉淀的线上、线下用户为基础,积极开拓多元化业务。

  目前,苏宁依托于线上的苏宁易购,线下的“云店”和传统门店,完成了对苏宁置业、苏宁投资、苏宁金控、苏宁文创、苏宁体育等产业的商业版图设定,并在2016年底成功进军了银行业务,开设了江苏省第一家民营银行——苏宁银行。

  与阿里巴巴集团的合作,被看作是2015年苏宁最大的动作之一,互联网企业间的合纵连横在2016年也取得了非常好的成效。三季报线上业务增长65.49%,继续保持行业的领先速度,而社会化物流业务受益于业务的增长和与阿里巴巴的合作,更是取得了411%的大幅度收入增长,这是此前从未有过的变化。

  这种线上、线下融合的零售思维与理念,张近东2016年就对《英才》进行了全面、细致的阐述。可以说,正是双方的合作,给双方的思维观念、业务合作,都带来了大量的帮助与提升,所谓共赢大抵如此。

  

  复星集团

  在2016年,全球化仍然是复星集团最主要的投资主题之一。

  为此,董事长郭广昌一整年都在中国与海外两条战线上奔波忙碌,曾经两个月之内跑了三次纽约以及印度、俄罗斯、巴西、葡萄牙里斯本等。

  最近两年在欧洲运作了几次并购之后,他将目光投向了新兴市场国家,包括印度、俄罗斯、巴西与东南亚等地,这些地方是未来复星集团的重点布局区域。致力于“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的郭广昌,在充满变化的宏观经济环境中,仍然保持着自己鲜明的投资风格。

  国内方面,复星对新经济、国资混改等关键的投资领域同样保持着高度关注,投资了包括母婴、医药、金融等领域的多个业务,并在优酷土豆、链家地产等业务上,实现了十多亿元人民币的顺利退出。在《英才》2016年度管理大会上,他则再次表达了对所有制融合所带来机遇的乐观态度。

  跨市场、跨行业、跨所有制的多元化投资模式,让复星在复杂的经济形势下保持了稳健增长。2016年复星集团上半年利润增长21.4%,资产总额达到人民币4377.1亿元,位列中国投资机构的前列。

  

  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

  互联网、新型金融、基因等热门行业只赚眼球不赚钱的时候,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成熟企业,已经在盈利的道路上越跑越快,魏桥正是其中代表之一。

  集团掌舵人、董事长张士平异常低调,但丝毫没有影响他在纺织、铝制品这样的过剩行业中雄踞市场领先地位,当一个个竞争对手或转行、或倒下,魏桥在两个行业中的地位变得越发巩固。

  如今很多企业家对新型产业、金融地产心驰神往,张士平却从来没有涉足过金融、地产这些看起来“捞钱”能力十足的行业,而是甘愿坚守传统产业。

  作为魏桥的主要产品之一,铝是很多人眼中过剩严重的商品,但张士平认为其价值被低估了。他在接受《英才》记者采访时表示,相比西方国家,中国人均使用铝制品的数量少了50%以上,包括汽车、建材家装等在内的很多行业,仍有着数量庞大的铝替代空间。

  自2001年涉足电解铝行业以来,魏桥的发展速度远远超过行业中的传统巨头。在短短15年的时间里,已经成为与中国铝业规模不相伯仲、利润更胜一筹的铝业龙头。如果张士平所期待的铝制品替代浪潮出现,那么魏桥的事业还将更上层楼。

  

  美的集团

  在与互联网企业牵手合作后,董事长方洪波再一次启动了美的集团声势浩大的变革——用大约300亿元人民币的代价,收购德国最优秀的工业机器人企业库卡。

  方洪波曾告诉《英才》记者,他对于产品智能化、生产自动化方面的谋篇与布局,这些思考最终都通过合作、并购的方式,成为了企业实打实的产品和战略部署。

  通过对库卡机器人的并购,美的加码了自动化生产,并有望将其培育成一个全新的营收增长点。不同于此前与互联网企业的合作,资本市场给予了这次决策以巨大的肯定,美的集团的市值一度突破了2000亿元大关,成为中国市值最高的电器企业。

  相比海尔收购GE,开启国际化征程,格力谋求多元化,最终却未能顺利成行,美的向自动化生产技术进行转型,既可以降低产品的生产成本,提升品质,也可以通过库卡的机器人制造能力,开拓万亿级别的工业机器人市场。

  在“机器换人”的大背景下,来自库卡的机器人产品,可以帮助更多制造业企业完成智能化生产的历史变革。不论是对美的自身,还是对于中国制造来说,这次收购与转型,都是非常有价值的探索和尝试。

  泰康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保险行业“群魔乱舞”的2016年,泰康人寿却没有出现在举牌新闻之中,陈东升作为保险行业的老兵,仍恪守着这个行业沉稳、坚定、老牌的操盘风格。“保险姓保”的监管思路之下,泰康的业务布局沉稳,专注,并取得了良好的市场表现。

  2015年的年报中,实现了净利润92.2亿元,同比增长51.2%;营业收入达1272.3亿元,同比增长32%。在规模与效益增长的同时,泰康人寿的风险抵御能力同步提升,其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07%,较2014年上升46个百分点。

  数据增长的背后,是董事长陈东升对于保险行业,特别是人寿、健康保险的理解。在陈东升看来,一家企业的战略要向前看100年,在未来的100年中,养老是中国最大的需求之一,这就决定了泰康要将健康与养老作为核心方向去做。

  同时,泰康一直坚持专业化传统,这意味着其不会去涉猎太多事情。“一辈子只做一件事,现代商业竞争社会,做不到最好,就没有太多机会”。“从摇篮到天堂”是陈东升在接受《英才》记者采访时,对泰康投资理念的高度概率,在这个产业中,他的目标市场仍然足够大。

  

  紫光集团有限公司

  这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5G与万物互联技术的日趋成熟,也在为泛IT行业下一个更大规模的爆发酝酿着能量。届时,将会有更多的信息、数据呈现爆发式增长,去填满每一个硬盘、服务器乃至数据中心。

  与此同时,紫光集团已经在为此深度谋篇布局,一系列国际并购和在存储芯片领域庞大的投资,都将目标瞄准在这个不远的将来。除了新华三、展讯等一系列海内外并购之外,部署在武汉的芯片项目,是中国有史以来单体投资规模最大的项目之一,甚至超过了三峡大坝。

  除此之外,紫光还高度重视资本市场的力量,通过对外合作,设立了一系列产业基金,并通过定增的方式,联合外部资金发展民族芯片产业。董事长赵伟国将紫光定义为“站在互联网企业背后的企业”,实际上正是重科技产业的发展,支撑着互联网应用领域实现了全面的繁荣。

  资本、技术高度密集的芯片产业中,仅仅有资本和技术是不够的,更应该有企业领袖对未来坚定不移的判断和信心。从这一点上来说,赵伟国做到了,在《英才》的几次采访中,他都特别强调了对存储芯片行业高度的信心,紫光也由此成为中国芯片产业的领军企业之一。

一键分享:                    加入收藏夹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全文检索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英才》杂志联系。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使用条件 | 隐私声明 英才杂志 版权所有2008-2013 京ICP备120052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597号